亚博|yabo亚博体育下载 点击进入“兩率” 應對有形動産租賃“營改增”_金融融資投資租賃類網站織夢模闆
衡鼎融資租賃
新聞資訊
NEWS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行業資訊
“兩率” 應對有形動産租賃“營改增”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5-11-26 16:32:46
       5月27日,财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聯合印發通知,明确8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内開展“營改增”試點的相關稅收政策。“營改增”試點的鼓聲越來越緊,而融資租賃業自“營改增”以來所遇到的諸多難題——出租人的稅賦加重,資金流、票據流、物流難以一緻,售後回租業務一度停擺等等也亟待解決。 
    “營改增”大幕即将在全國拉開,融資租賃行業該何去何從?
       對此,融資租賃公司和理論界都極為關注,紛紛獻計獻策,财稅部門也在積極調研了解情況。根據融資租賃的業務特點和租賃公司的實際情況,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提出對融資租賃租金收入所包含的購買有形動産價款和租息,分别适用17%和6%兩種增值稅稅率(簡稱“兩率”)。在衆多應對策略中,這一策略被越來越多租賃公司所接受。 

營改增  喜憂參半 
     作為财稅體制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營改增”的指導思想是完善稅制,促進經濟結構調整,支持現代服務業發展。“合理設置稅制要素,改革試點行業總體稅負不增加或略有下降,基本消除重複征稅。”是“營改增”的基本原則之一。據測算全部試點地區的企業将減輕負擔約1200億元。但是對于融租賃整個行業而言, “營改增”則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營改增”從根本上解決了增值稅與營業稅雙軌并存造成的融資租賃業增值稅抵扣鍊條斷裂、不能抵扣的難題。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租賃研究中心主任史燕平教授認為,融資租賃被統一納入“現代服務業”的範疇進行管理。較為清晰地明确了租賃業在稅收上的行業定位,融資租賃獲得相對公平和良好的政策環境。稅改将 有形動産租賃納入了增值稅管理的鍊條,使得納稅人無論采取何種方式取得固定資産,其在流轉稅的适用性上保持了一緻性,簡化了承租人的稅務處理,也加大了經 營單位通過租賃方式取得固定資産的可能性。 
  憂的是,租賃公司自身稅負大幅增加,并且無法實際享受到“超過3%的部分實行增值稅即征即退”這一過渡性優惠。另外,占融資租賃業務60%以上的售後回租業務增值稅抵扣鍊條中斷,此類業務隻能停擺。 
    “營改增”試點給融資租賃行業帶來的種種困境已引起了财稅部門的重視。2013年2月,時任财政部副部長王軍赴天津調研“營改增”試點營改增稅負增加問題。會上,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民生金融租賃”)常務副總裁、首席财務官王蓉介紹,租賃行業稅負增加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企業原來繳納營業稅時,稅務部門就是按照差額征收的,即設備購置價款和相應的利息支出都可以進行扣除。“營改增”後,稅基基本未變,稅率則由5%提高到17%,直接提高了12個百分點,附加稅費也相應提高,總體稅負增加三倍多。二是租賃服務中的售後回租業務,是租賃公司從企業手中購買設備,然後再租賃給企業來獲取租金回報。但“營改增”後,租賃公司購買了上遊企業的設備,卻無法取得購買設備的增值稅發票進行抵扣,造成抵扣鍊條中斷,緻使企業稅負增加。王軍表示,“營改增”試點階段反映出的一些問題應當引起有關方面的進一步研究與關注。 
    據統計,2012年國内9家金融租賃公司實際繳納營業稅6.87億元,若按增值稅模拟測算,繳稅金額約為20億元,增幅近200%.試點之初,考慮到融資租賃業的實際情況,有關部門出台了有形動産融資租賃服務實際稅負超過3%的部分實行增值稅即征即退的過渡性政策。但是,财稅[2012]86号文明确該 “實際稅負”是指“納稅人當期實際繳納的增值稅稅額占納稅人當期提供應稅服務取得的全部價款和價外費用的比例”,也就是說3%即征即退的“分母”不僅包括 租賃利息收入,還包括了租賃本金。而以金融租賃公司項目利差為3%來測算,公司的實際稅負約為0.7%,遠低于稅負超過3%才可即征即退的标準。 
  民生金融租賃計劃财務部總經理湯敏認為:“以不同的分母計算實際稅負,差别非常大,若以86号文的口徑,即分母為租金全額,租賃公司的實際稅負隻有0.5%左右,遠小于3%,無法達到即征即退的水平。 
  實際上,“超過3%的部分實行增值稅即征即退”這一過渡性優惠政策也成了一張空頭支票。 

“兩率” 為破解稅收難題支招 
    在當前“營改增”試點環境下,如何解決前述問題呢?民生金融租賃根據融資租賃的行業特殊性與租賃公司的實際經營情況,建議以“兩率”策略來應對。具體來說,對有形動産租賃服務,實行17%和6%兩個稅率。有形動産價款部分,稅率為17%;租息部分,稅率為6%.出租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承租人可以抵 扣。 
    王蓉指出,稅收政策應當兼顧融資租賃行業的特點和稅負變化。融資租賃的本質特征是以融物的形式實現融資的目的。在融資租賃業務的租賃環節,出租人發揮的 是替代銀行提供融資的作用,它銷售的隻是自己的租賃服務,獲得的收入隻是租息,租賃的本質屬性是金融性質。所以,租息收入按照6%的稅率繳納增值稅既符合 融資租賃行業的特點,也與“營改增”下其他現代服務業的6%的稅率保持一緻。 
     6%的稅率比營業稅下5%的稅率要高,這是不是仍然會提高租賃公司的稅負?湯敏認為,從名義稅率來看,“兩率”的名義稅率的确仍高于營業稅下的稅率,但 站在整個融資租賃行業的高度和整個價值鍊的角度來看,6%利息部分可開具增值稅發票,下遊可以拿來抵扣,整個價值鍊上的稅負是降低的,這符合“營改增”實 現結構性減稅的目的。 
     在售後回租業務中,承租人在購買設備時,已将增值稅進項稅額進行了抵扣,然後承租人将設備出售給租賃公司,在出售這個環節按照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0 年第13号的規定不征收增值稅和營業稅。而在承租人支付租金(包含本金和利息)給租賃公司時,若要求租賃公司按租金全額給承租人開具增值稅發票,就會導緻 承租人将設備價款本金部分重複抵扣。 
     對于“兩率”策略,史燕平教師表示,從市場的角度來看,根據價款和租息劃分,按照兩種稅率征收也是值得采納的方式之一。财稅專家、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 研究所原所長曾國祥也贊同這種設計方式,他建議融資租賃業務應當以是否介入有形動産所有權轉讓的購買交接環節為邊界,如不介入該環節,應視為現代服務業, 對有形動産價款部分和租息部分實行不同稅率;如介入該環節,應視為商貿服務,對有形動産價款實行17%的稅率,出租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承租人可以抵扣。這樣既有利于整個融資租賃行業的發展,也有利于小型的、區域性的融資租賃公司發展,能更充分地發揮融資租賃支持中小企業融資的優勢。 
   在售後回租業務中,承租人不能給租賃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導緻出租人的進項稅不能抵扣,從而造成重複征稅與抵扣鍊條中斷。業内某些租賃公司采用了折衷手 段,隻對利息部分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而對本金部分不開票且不計算銷項稅。财稅專家,中彙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合夥人王冬生認為,這種做法沒有法規基礎, 存在着很大的合規風險。他表示,增值稅是一個鍊條,隻有在征稅的同時,抵扣進項稅,才能充分發揮環環相扣的鍊條機制作用。 
   民生金融租賃首席分析師趙小川建議,對有形動産的售後回租服務也實行差别征稅的方式。具體來說,就是對有形動産價款部分,按零稅率或免稅計征,承租人向 租賃公司開具零稅率發票;對租息部分則按6%的稅率計征,出租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承租人可以抵扣。他認為,這樣的方式既解決了售後回租中重複征稅與抵 扣鍊條中斷的問題,同時在增值稅繳納過程中,各環節的票據能夠更加完備。 
   此外,有不少公司提出對融資租賃征稅實行金融保險業的簡易計征方法,甚至有公司提出融資租賃行業應當退出營改增試點的觀點。對此,史燕平認為,将融資租 賃納入“營改增”試點範圍,是政策制定部門對融資租賃行業的關注,也是融資租賃行業一緻呼籲要進入增值稅鍊條多年努力的結果,不能因為遇到一時的問題就止 步不前。 
   趙小川的觀點是,簡易計征的特點就是進項不能抵扣而銷項能用于下遊企業的抵扣,如果未來銀行實行簡易計征方式進行增值稅的繳納,如貸款利息需要繳納增值 稅,下遊企業可以進行抵扣。銀行自身進項(居民存款)不需要抵扣,簡易計征的方式對于銀行而言是可行的。但這種方式顯然并不适合租賃行業。此外,3%即征 即退政策是國家為了減輕“營改增”試點過程中,租賃公司稅負可能有所增加而提出的過渡性政策。但根據融資租賃公司實際稅負水平來看,3%這一比例仍然偏 高。對于業内關于調整即征即退比例的要求,在實際操作上也很難實現。趙小川說,租賃環節的租息部分按6%稅率上繳,也是綜合考慮了原先營業稅的稅率水平與 目前3%即征即退政策規定比例偏高兩個因素後提出的解決方案。 

解決問題 重在交流溝通
       雖然融資租賃在“營改增”過程中突顯出許多問題,但不可否認如果這些問題能夠得到有效解決,将有助于融資租賃行業的良性發展。“我國的融資租賃業目前仍處于起步階段,國家應給予行業更多的扶持,以促進其健康穩定發展。融資租賃業的‘營改增’改革是必要的。希望财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以‘營改增’為契機,緊 扣稅收政策與融資租賃業發展的結合點,為融資租賃業提供一個更有利于其服務實體經濟的稅收政策設計和安排,支持融資租賃業發揮功能,更好更積極地促進實體 經濟發展。”王蓉如是認為。
       要徹底解決“營改增”給融資租賃行業帶來的問題,最終需要财稅部門政策制定者認識、了解融資租賃行業,傾聽行業的聲音。同時也需要融資租賃行業統一意見 和認識,及時反饋試點過程中所遇到的種種難題和困惑。我國目前融資租賃行業多頭監管的實際,如何加強行業之間的溝通以及行業與财稅部門的溝通,是融資租賃 行業面對的難點。
       王冬生表示,從财政稅收的專業角度而言,兩種稅率的應對策略将融資租賃應稅收入劃分為價款和租息兩部分,改變了收入的性質,這在以往财政稅收領域沒有先 例。但這種應對策略從理論上而言是可行的。如何讓融資租賃業内和财稅部門普遍接受則需要多溝通交流。王尤貴也持相同觀點,他多次表示,融資租賃行業應該與 政策制定部門進行必要的溝通,使其了解融資租賃行業的現狀和發展。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副會長、租賃業工作委員會會長李思明建議,在試點的過程中,融資租 賃企業保持與當地稅務局溝通,通過提供融資租賃業務中的案例,幫助稅務部門理解租賃行業。從而試點過程中尋找有利于行業的解決辦法。
       我們也應該看到,明确融資租賃行業屬性,形成良好的法律配套環境是解決融資租賃“營改增”難題所不可忽略的因素。相關立法機構應保持稅制改革的持續性, 避免稅收政策斷層碎片化。解決這一難題仍需各方的共同努力。财稅部門等政府機關、各院校專家學者和租賃公司納稅人應積極參與、共同探讨,尋求合理、有效的 解決方法,促進我國融資租賃業健康、穩定發展。

 
衡鼎融資租賃
版權所有:織夢58融資租賃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湖北省恩施市施州大道161号 聯系電話: E-mail:dede58@163.com